【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倒影鱼,低眉人》

来源:http://www.songofegypt.net 作者:集团文学 人气:159 发布时间:2020-01-11
摘要:一、千叶湖 姜凌寒说,我当初固执地以为放不下一个人是因为爱他爱到了骨子里,所以我才会忘了我自己,后来才发现,我放不下的不是那个人,而是我那颗跳动的心。 十月末,已经

一、千叶湖
  姜凌寒说,我当初固执地以为放不下一个人是因为爱他爱到了骨子里,所以我才会忘了我自己,后来才发现,我放不下的不是那个人,而是我那颗跳动的心。
  十月末,已经接近晚秋的季节,清凉的空气里弥漫着桂花的香,这座城市的风像是经过训练的一般,循序渐进地将那香气运入人的鼻腔,而此刻,她却无意享受。
  天上淅沥的雨丝悠悠撒下,这个夜很静谧,不像当初那般温愉,更显得有几分落寞、凄楚的姿态。
  当初?当初是多久了?
  第一次夜晚来千叶湖是他为她过第一次生日的时候,那时他说我们要一辈子都好好的,你若不离,我便不弃;你若相随,我必相依。
  最后一次夜晚来这儿是和他分了手,她要离开的时候,那时候她卑微地乞求他不要抛弃她,就算有第三者的插入,就算所有人都反对,她也不在乎,只要他不离开她。
  可是他没有,他的绝情多像她的名字一样让她感到心凉。
  她努力忍着颤抖的声音给她一文友打电话:想喝酒了,请我喝酒吧,下次我请你,提一打酒来千叶湖。说完马上挂断,不容别人拒绝。在酒精的作用下,她彻底崩塌了,她内心的底线终于冲破了,她想,这一次,他终于把我弄丢了。
  姜凌寒回到这座城市,五年多的国外生活让她心理素质强硬了许多,再不是半年多以前那个柔柔弱弱、委曲求全的自己了,但她文静、安雅的性情却依旧不变,骨子里的傲气、凌冽、坚韧也不曾削减,只是眸子里多了几分淡然。
  在这下着淅沥细雨的夜晚,望着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的湖面,姜凌寒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千叶湖不再是当初那个模样,几年的时间,竟颠覆了它清纯的样子,湖岸边石阶上垃圾满目,湖水不再清澈,湖面上潇洒浮游的白色纸屑,像极了一个在外漂泊的游子。湖那边的星星点点编织的夜影鱼依旧如初,鱼是由一半灯光和那一半灯光的倒影合成的,第一次发现它时,她给它取了个名字——倒影鱼,那时他笑她傻瓜。
  姜凌寒想起文友季璃枫,给他打了个电话:嗨,还在那座城市么?
  季璃枫说:嗯,毕业后我就工作在这里了。
  姜凌寒说:我回来了,现在在千叶湖,来么?
  季璃枫:等我。
  姜凌寒:提几瓶酒,暖身。
  季璃枫:好。
  看到季璃枫,姜凌寒不自觉的调侃道:哟,我们的大文人越来越美丽了,这么久不见,还是不减当年婀娜的风姿。
  季璃枫和姜凌寒是同级不同专业的校友,他们是在文学社团里相识的。大一开学初期,学校里的各种社团、协会都纷纷扬起各自的招聘幕,好不容易摆脱了高中苦逼的三年生涯,新生们的心终于可以收放自如,所以面对帅气、漂亮的学长学姐们的盛情邀请,新生们都加入了各种社团、协会。而季璃枫和姜凌寒的相识也是因为社团那天姜凌寒去食堂经过林荫大路,热闹非凡的道路全是各种帅哥美女,见人路过就上前招人,姜凌寒生来不喜欢这种吆喝宣传的场面,面对他们的劝邀,姜凌寒微笑着摇头后便别头走了,等快到食堂时,姜凌寒以为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没想到刚走进食堂门口,突然窜出来一个人,把姜凌寒吓得往后退了几步。她以为是李娜的恶作剧,定睛一看,是一个高高瘦瘦、眉目很清秀的男孩儿,眉宇间展现出阳光、自信。姜凌寒以为他认错了人,对他微笑了下准备绕道走,没想到他又挡在了她面前,笑道:美女,你好,我叫季璃枫,中文系大一新生,青藤文学社的待定编辑部长。姜凌寒面无表情的盯着季璃枫,淡淡地说:有事吗?季璃枫继续道:我想诚邀你加入我们青藤文学社。姜凌寒冷冷而又礼貌地说了声:不好意思,我不喜欢参加社团和协会。转身要走时,季璃枫又拦住了姜凌寒,乞求道:同学,拜托拜托,帮个忙,我面试的编辑部长,要求临时写一篇文章和发展社团的策略,这关过了,还要我自己招收十个成员,我已经招了九个,第十个招了三天都没招到,你帮个忙好不好?姜凌寒仍然面无表情,说声抱歉就去打饭了,季璃枫跟在她后面继续苦口婆心的说,直到她吃完饭走了,他还是跟在她后面唠叨,后来姜凌寒去了图书馆找书看,季璃枫还跟着说,这一路吸引了很多异样的眼光,在图书馆又影响到别人看书,姜凌寒实在受不了比女生还能说的人,一下狠心就答应了他,只求他不要出现在自己眼前。季璃枫高兴地在图书馆吼叫了起来,惹得众人一阵怒骂,交代完姜凌寒哪天去报到就逃了。在后来的接触中发现季璃枫是一个很不错的人,不仅有才,而且很懂得人情世故,长得又好看又体贴,是很多女生心目中的男朋友。只是在姜凌寒心中,他永远都是个小白脸,而且到处拈花惹草。
  季璃枫面对姜凌寒的调侃,笑道:可不是嘛,现在追我的人从国内都排到国外了。我们家姜凌寒也不赖呀,该凸的凸,不该凸的也顺便凸,一点部位国家省布料呀。
  姜凌寒白眼道:滚你大爷,什么时候我们大文人也嘴巴也变这么毒了?
  季璃枫微笑道:你猜?
  姜凌寒抿了抿嘴,笑道:我猜是有人调教得好…
   季璃枫凑近了盯着姜凌寒深情款款地调戏道:你都不在,谁来调教我,要调也是由你来调。
  姜凌寒再一白眼:去去去,不和你扯了。你和章子靖怎么样了,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季璃枫顿了顿说道:早不在一起了。
  姜凌寒没有接话,自顾自的在湖边石阶上坐下,季璃枫也坐了下来,沉默地看着平静的湖面,昏黑的湖面没有一点涟漪,在这样寂静、清寒的夜晚,两人各揣着各自的情愫。
  季璃枫打破沉默,戏弄道:我还以为我们姜大小姐变本性呢,刚想着夸你几句,就怎么又恢复继往的冰美人了?诺,这是你要的啤酒。
  姜凌寒从思绪中回过来,边拿酒边笑道:少拿我开涮了,我就这副德行,这辈子都这样了。
  季璃枫突然认真道:这五年来过得怎么样?
  黑夜是双隐匿的眼睛,有时候真的很怕那种认真的生活,那些藏在心背后的事情,常常是用一种敷衍的态度对待,装着满脸的傻笑,演绎着别人不知道剧情的戏剧。
  夜风微凉,姜凌寒单薄的身躯瑟缩了下,打开酒瓶盖狠狠狠狠灌了几口,黑夜里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大脑开始迷蒙,所有往事都如同苞蕾一般绽放,定格在眼前。
  姜凌寒猛灌下一瓶酒说:以前我觉得自己什么都不如别人,不管是家庭、人迈、长相、学习、经验、为人处事等等,都比别人低很多等,所以我自卑我内敛我安静,我知道,我争不过别人,我也不想争。
  可是,我不想当一件“物品”属于我的时候,我都没有能力拥有、保护,还得拱手让人。这几年的学习、工作,让我明白了很多东西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和那些聋哑孩子在一起的日子,看到他们天真无邪的面孔和乐观好学的精神,我很感动,他们就像一张纯白的纸,没有任何污点,但他们又努力在那张纸上画着阳光、雨露,我知道,他们在使自己奋力向前。他们的单纯、善良、快乐和不屈感染着我,也让我知道自己其实很幸福,作为一个四肢健全的正常人,我不应该那样看不起自己,不应该把自己埋在那些自责、卑微当中,在外的东西可以努力,可内在的却需要修炼,更不应该把自己陷入无限的深渊之中,我需要释放自己,让自己不必被在外的事物牵绊。
  还记得五年前我叫你提一打酒来千叶湖喝酒吗,那时你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什么,就是许久没喝酒了,想喝。你问了很多次我也没说,当时觉得自己太没用了,说出来丢人。
  季璃枫安静地听姜凌寒说完,无意识地摸了摸她的头,温柔地说:那现在可以说了吗?我不笑你,也不会给别人说。
  姜凌寒又给自己的胃掺了瓶酒,酒精作用是她整个人都变得娇嗔,她双手抱着季璃枫的头,边摇边说:你真的要听?
  季璃枫任她摇,握住她的手,怜爱地说:嗯,我都做好听的准备了。
  姜凌寒顺手又拿了瓶酒,季璃枫看她这样喝也不是个事,心疼地说:少喝点,伤身。
  姜凌寒傻傻地笑了声:别小看我,我的酒量又不是盖的。说着便咕噜咕噜地倒了下去。
  每一道疼痛的伤疤都需要时间来抚平,而每一段不堪的往事都需要勇气来提及,酒就是勇气的来源。姜凌寒可以用喝酒暖身的借口来敷衍季璃枫,却欺骗不了她自己。
  
  二、孤月伴长空,单影留院庭
  姜凌寒说: 我也很想像雪小禅的文字那样——只做一朵陌上花,不妖不香,只淡淡地开在颓园秋色里,不嫌寂寞,不嫌那荒凉,与秋夜寂寂,自己开给自己看。可我偏偏只能成为那朵低到尘埃里的枯叶蝶。
  姜凌寒再次灌了一瓶酒后,醉意更浓了,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晃动,头脑昏昏沉沉的,正好,这是她想要的结果。
  醉酒的好处是在你喝醉后说任何话、做任何事都可以肆无忌惮,然后第二天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因为总会有人替你买单。
  姜凌寒借着醉意絮絮道来,她用了个第三人称,像是在说一个与她无关的人的故事,似乎在表明,她现在已经释怀了,那些刻给她的伤痛,随着时间慢慢地退散了去。
  他叫简成晨,数理学院的,和姜凌寒一个年级,和他相识是大一刚开始的深秋。
  那天晚上姜凌寒睡不着,她借着窗外皎洁的明月在微信的漂流瓶上发了句诗:孤月伴长空,单影留院庭。不久连续有几个回复,姜凌寒打开,看到上面都是什么约吗、美女你好、有情调、好诗等回复,她厌烦地扫了一眼,没想到发句感受有这么多的回复,而且还都是俗气的,一下子都把那些回复删了,准备关上微信睡觉,正打算关的时候,又有一个回复来了,姜凌寒本打算删掉,却鬼使神差地打开了,这条回复与前面都不同,上面写着:时闻寂鸟语,候等一人回。“时”是姜凌寒微信名的其中一个字,对方的前半句的确说出了姜凌寒听鸟儿孤寂的鸣语,但后半句凭什么说她在等待一个人。
  姜凌寒回复道:君言非心事,吾独自愁罢!
  刚回复过去,对方又神速的发了句:嗨,你好。出于礼貌,姜凌寒发了个微笑的表情,之后下了线。短短的两句交流并没有吸引姜凌寒的眼球,只道是个陌生人的无聊。
  姜凌寒专业课并不怎么好,也不喜欢看专业课的书,她只喜欢做她喜欢的事,平生最喜欢的东西也莫过于课外书了,她喜欢看与课本无关的书籍,喜欢写作,喜欢绘画,喜欢钢琴,喜欢溜冰,还喜欢旅游。
  在她心中没有什么大志气,希望将来的自己能像作家三毛一样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无所顾忌,每天的生活是看书、写字、喝茶、养花,做一个流浪的人,不管别人如何看待她,那就是她想要的生活。
  也许是环境、家庭、自己本身性格的原因,他们都说姜凌寒给别人的第一感觉都是忧郁、哀伤,她的文字也是淡淡的忧伤,总给人以一种心疼的感觉。
  如果说姜凌寒给人的第一感觉是忧郁、哀伤,那是最正常不过的事,第二感觉还是这样,也在情理之中,第三感觉仍旧如此,就说明你不了解她,只有不了解别人的人,才会觉得一如既往。姜凌寒的心,也和其他人无异,只是心灵承受的东西比别人多,才显得阴郁、冷傲。
  姜凌寒算算有几天没登微信了,朋友圈的应该人声鼎沸了。打开微信,就弹出几个来自漂流瓶的消息,消息是那晚那人发来的,其中还另有三个加好友请求,来源是查找微信号,都是同一人发来的。当时的姜凌寒并不知道那个漂流瓶的回复人和好友请求者是同一人,也没想到他们会有什么联系,直到后来,姜凌寒才知道,那晚她扔漂流瓶时,简成晨的室友正在捞,正巧捞到她的瓶子,看到她微信名的后几个字是姜凌寒,愣了一番,拿给简成晨看,而那些回复也是简成晨回的,后来直接用自己的微信加了她。
  那人说:我们同一个学校的,加个好友吧。
  那人说:我叫陈晨,我知道你叫姜凌寒。
  那人说:想知道我怎么知道你的就加我。
  姜凌寒翻了个白眼自言自语道:无聊!随后回复道:抱歉,我并不想知道,我也不想加你。
  那人回复道:你终于回我了,等了你这么多天,可真不容易。
  姜凌寒反讽道:嗬,真不好意思,让您等了那么久!
  那人厚着脸皮说:没关系,我自愿的。嘻嘻…
  说到这里,姜凌寒又开了瓶酒,喝了一半,向季璃枫问道:你要喝么?
  季璃枫拿过她手中的酒瓶,一口就灌了下去。看着季璃枫一言不发的样子,姜凌寒继续了刚才的话题:
  那时的姜凌寒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有一天会爱上简成晨,爱得那么辛苦,爱得那么卑微,就像低到尘埃里的枯叶蝶。她一直认为,爱情这玩意儿,是童话里的一首曲子,不能认真吟唱,一旦认真你就输了。
  陈晨说他认识姜凌寒,也看过她的文章,她并不奇怪他看过她的文章,登载在校报上的文章只要关注报纸都能看到,姜凌寒奇怪他怎么会认识她,而她却不认识他。
  姜凌寒微怒道:你搭讪的方式还真是够传统的。好了,给你的底线足够了,自己滚。
  那人迅速发了几个字:别别别,我错了还不行嘛?
  姜凌寒回复道:还有事么?
  那人:交个朋友吧,我很欣赏你。
  姜凌寒:第一:我不缺朋友,第二:我也不需要你的欣赏,第三:我和你很熟么?
  那人:这些都不是问题,问题是我知道你是个有故事的人,需要一个倾听者。
  很多事,就像一枚种子,被掩埋在阴暗潮湿的地方无法破土,但只要你给它点阳光,它就会立即萌芽。
  那人的那句话,像电一样击中了姜凌寒的神经,她承认,他触动了她的内心世界,从来没有人会揣测她的心思,也没有人会主动去了解她,即使看她文章,也只是看表面。

再见,悦姐

这是我在大学经历的第一场离别,猝不及防。

邵春磊在群里发布了通知,周五展羽文学社聚餐,大家自愿参与。我并没有多想什么,及时在群里做了回复。

当天到场的人很多,除了几十名的大一成员外,还有许多张陌生的面孔,从他们与王鹤的热切攀谈中,我能猜得出,他们应该也是展羽的老成员。这家饭店的环境很舒适,棕褐色的桌椅整齐的排成一排,光滑的玻璃折射着外面七彩的灯光。服务员穿着一身天蓝色的工作装,一脸微笑的站在不远处。

我选择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一是因为我不大喜欢酒桌的吵闹,二是我对酒精过敏,担心待会喝酒时会让大家扫兴。二楼一共做了五张桌,都是文学社的成员,大有包场的气势。等到大家都已经安置好,邵春磊和金志浩才从楼下走上来,环顾四周已经没有了空座位,恰好和我坐到了一桌。我对邵春磊笑了笑,不知该怎样打招呼。他虽然是文学社的副社长,但一般都是例会和有活动时才出现,所以相对于悦姐、王鹤和刘哲来说,我与他还不算很熟。

他回以微笑,抽出两把椅子,和金世浩一起坐下。“来很久了吧。”

“没,十几分钟而已。今天人好多啊!”

“哈哈,今天的成员可与往常不一样,不但是大一大二的,还有好几个大三的呢!”

“大三?”我有些不敢相信,“他们不用实习吗?”

“已经实习了啊,特意回来的。”一旁的金世浩补充道。

我有些摸不到头脑,“难不成今天是展羽文学社的什么特殊日子?”

其实邵春磊和金世浩已经看出了我的困惑,不过并没有说什么。恰好此时服务员端着一盘盘美味的菜肴过来,我们的话题也便转移到了饭菜上面。

之所以说展羽是一个与众不同的集体,可能就是因为它无时不刻都能营造一种温馨的氛围吧。仅仅才不到半小时的功夫,每一张桌的人都已经熟络起来,似乎并没有年级与身份的差异,更有甚者,已经举起了酒杯,那酿着啤酒沫的玻璃杯碰撞在一起,我仿佛听到了最美的青春年华。

“我还担心他们会因为彼此不熟悉把场面弄尴尬呢,看来我多虑了。”邵春磊夹起一口菜,放进嘴中,细细品起来。“浩哥我之前就和你说过,就上一届的那几个逗逼,一定能把气氛带动起来!”金世浩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神情,随手打开一瓶啤酒,倒进自己的杯中。“来,其他人也满上,咱们的阵势有点弱啊。”

我犹豫了片刻,却打开了一瓶果粒橙。

“你怎么还喝上女生的东西了,整点酒啊!”

听金世浩这么一说,我脸“刷”的就涨红了,“不…..好意思,我……我过敏。”

本文由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倒影鱼,低眉人》

关键词:

上一篇:【荷塘“有奖金”征文】在路上(小说)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