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海涛]西方历史人类学的研究发展状况

来源:http://www.songofegypt.net 作者:历史 人气:124 发布时间:2019-06-22
摘要:一 一、西方历史人类学的核心问题与研究主题 中国人类学已经走过了近百年的发展历程。由于学术渊源的差别,自上世纪30年代起,人类学在中国的发展逐渐形成了南北两大传统:北方以燕

   

  一

  一、西方历史人类学的核心问题与研究主题  

  中国人类学已经走过了近百年的发展历程。由于学术渊源的差别,自上世纪30年代起,人类学在中国的发展逐渐形成了南北两大传统:北方以燕京大学、北京大学为基地,以吴文藻、费孝通、李安宅、杨堃、林耀华等人为代表,秉持人类学的功能主义、结构功能主义,与社会学结合紧密,被称为中国人类学的功能学派;南方则以中央研究院及厦门大学、中山大学为基地,以凌纯声、芮逸夫、林惠祥、杨成志、卫惠林等人为主将,受进化论、传播论和历史具体主义影响深刻,与历史学关系密切,被称为中国人类学的历史学派。这两大传统各有侧重,影响深远,并在理论和方法上形成互补和呼应,对中国社会文化的研究和中国人类学学科体系建设均作出了重要贡献。

  结构与历史、文化与历史之间的矛盾贯穿于西方人类学的发展,是人类学发展的基本矛盾之一,也是历史人类学要解决的核心问题。

  相对于功能学派强调社区方法论、主张社区作为社会缩影的整体性、注重社会构成的功能与结构分析、并以直面社会现实问题为己任,历史学派历来以从人类学视角关注历史问题并糅合史学方法为旨趣,着重于探讨社会、文化的变迁,注重史料考据和古今比较,以分析和还原民族或社会、文化的历史过程为目标。在长期的探索中,历史学派人类学在以下传统领域形成了鲜明的流派特色。

  20世纪60年代以前的西方人类学界,他者多被宽泛地指涉民族志的记述对象,即西方以外的原始社会和第三世界社会,而且被认为是与西方有别的无历史族类。仪式、结构等人类学的经典研究课题,一般采用静态的研究视角,缺乏历史研究维度。60年代以来,伴随着西方人文社会科学的整体反思和解构大潮,西方人类学者开始质疑他者无历史的观点,对这种表述背后所反映出的认识论等深层次问题展开讨论。历史中的他者成为历史人类学的重要研究对象和主题之一。另外,西方人类学者也开始质疑仪式、结构等人类学经典研究课题中的静态视角,日渐关注变迁中的仪式、动态中的结构,力图阐明文化与历史之间的关系,尝试解决结构与历史之间的矛盾,并与研究他者的历史密切联系起来。他者承载着文化与历史的关系,体现着结构与历史的矛盾。

  中国民族史研究。既关注总体的中国民族史进程及其与国体史的对应关系分析,又关注由社会、经济、文化等要素所构成的古今各民族分类、形成、发展、演变的族体史及其与区域文化关系的追溯。由于强调以人类学理论方法分析中国材料,该学派体现出两个方面的整体观。一是人类学的学科整体性追求:践行文化人类学、体质人类学、语言人类学、考古学人类学及民族志的综合研究,因而具有全域性的特点,同时又自觉回归历史,主张人类学是一门用历史眼光研究人类及其文化的科学。二是历史文化的整体观:与功能学派强调社区作为社会缩影的整体性相对照,历史学派的整体观注重民族或文化形态必须在历史过程的整体性中加以解释,并在建立民族史的总体框架,以及对历史文献中民族志资料的搜集、整理和分析、运用上贡献卓著。

  他者、文化(结构)与历史关联交织在一起,是人类学历史化的主要表现;他者文化(结构)历史是历史人类学的研究主题。历史人类学的兴起,尤其是后期的发展,与之前的各种努力和尝试相比,为结构与历史、文化与历史之间矛盾的根本性解决提供了重要方案不仅论证了他者拥有历史,而且说明了他者借助文化(结构)在建构历史。  

  物质文化研究。以物质文化为界定民族的客观标准,并以物质文化的起源、形成、传播、变迁来复原民族过程和社会过程,是历史学派另一个悠久而富有特色的传统。从史前物质文化到近现代各民族物质文化,从物的经济到物的习俗,从物的类型比较到物的传播过程,从物的功能、器用到物的观念、象征历史学派所呈现的物质文化,不仅是构成社会发展史的客观基础,同时也通过寻找躲在文化背后的民族还原出物与人(社会)的复杂关系。这些研究不仅创立了南方民族物质文化史的谱系,而且由物质文化特征所抽象出来的概念,诸如东南区、西南区、东南南洋区、环太平洋文化圈等,成为经典的区系类型学说和区域民族文化模型的基础。

  二、西方历史人类学的理论流派  

  从民俗到宇宙观。由于历史学派与民俗学运动在南方的兴起关系密切,两者的交叉互动不仅使民俗研究成为跨学科的试验场,而且促成了人类学、历史学均重视民间文献与民俗生活的方法取向。这一领域的研究,从民俗的起源、分布、变异出发,兼及相关的文化丛分析,在方法上强调文献稽考与实态观察互参互证,主张从社会文化整体和历史发展脉络中揭示民俗的性质,并追求从民俗解析达到对大众思想和观念世界的理解。这些探讨开创性地体现了对人观和宇宙观的思考,并为打通民间文化与精英文化提供了范例。

  历史人类学理论流派主要由早期的政治经济学派和后期的文化学派组成。政治经济学派兴起于20世纪70年代,理论基础源自政治社会学中的世界体系理论或低度发达理论,也受到二战后人类学中马克思主义兴起的深刻影响。与采纳传统人类学研究方式、把大部分目光聚焦于孤立社会和文化的法国结构马克思主义相比,政治经济学派把研究重点放在大规模地区的政治经济体系上,即将传统的微观社区与外部资本主义对之的渗透结合起来,强调的是外在力量的碰撞和社区在这种碰撞中的适应性变化和发展。与关注原始社区、将重要的外在影响力量视为自然环境的文化生态学相比,政治经济学派所关注的是农民社区,把国家和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看作重要的外在影响力量。该学派论证了他者是有历史的,将他者与外部世界政治经济的历史发展过程密切联系在一起。

  文化类型与文明史。以物质文化及区域民族文化体系为基础,历史学派初步建立了一种从文化类型到文明史的解释模型。该领域立足于史前物质文化的区系类型,结合文化分析与社会分析,使对各时期国家形态发展史的探讨具有了更为丰富的内涵。既突破了中原中心模式,又顾及了不同文明形态与中原文明的密切互动,以及文明史与国家史的多维关联,为建构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理论模型作出了重要贡献。同时,这些研究对东南区域民族文化体系在东亚、东南亚及环太平洋的中介和通道地位的界定,为在当代寻求以天下观为纽带的本土人类学文明比较研究开启了窗口。

  政治经济学派的局限性也是很明显的。他们过于强调政治经济因素,注重资本主义单向度的叙述,仅要求生产趋向的单一逻辑,通过抽象的叙述将客体具体化和历史具体化,牺牲了人类学的文化主题,忽视了社会场景中的人类实践,忽视了对他者能动性的关注,他者的表述被漠视,人类行动和特定象征过程(文化)的关系没有被充分表达出来。在对政治经济学派的这些局限性进行批判的基础上,在实践、行动等时代社会理论的催化下,以关注文化、强调他者在历史建构中的能动性为主旨的历史人类学的又一新理论流派文化学派逐现雏形。

本文由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刘海涛]西方历史人类学的研究发展状况

关键词:

最火资讯